三亚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一位初中生的程序人生二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26:12 编辑:笔名

  一位初中生的程序人生(二)

 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

  有的人VC用得很熟,不会C++,那是不行的。是看人家怎么做,他才怎么做。依壶画瓢。VC其实就是C++,只是把一些图形界面,消息机制都用类封装好了,我们只要调用一些类提供的一些接口。

  软件的根在硬件,windows可以垄断pc,对一些应用软件给与毁灭性的打击,如果没有CPU,没有硬件的支持windows再牛也没用。

  CPU的生产厂家怎么不搞个认证呢?踢windows几脚,让windows的新版OS运行速度变慢来,linuX正常运行。微软的野心是很大的,看他的行为,想垄断整个世界,新版windows OS 反过来踢CPU了。

  windows也在搞认证,没它的数字鉴名,一些应用程序难以运行。一些对他够成威胁的软件,微软在绞尽脑汁想灭掉。

  扼杀天下程序员的脑力,每一个程序员,都要学dll,com/dcom的东西,比较难懂。他的思想是好的,dll做成分离式,便于维护,com/dcom把模块做成零部件,再组装。但com难了一点,难以理解,Com有三种接口,

  Iunknown(),

  IFactoryClass()

  IDispatch()

  任何接口都必须从IUnknown继承,IUnknown有三个成员

  QueryInterface()

  AddRef()

  Realease()

  Addref是如果有用户使用就加1,

  Realease是减1,如果接口计数是0,没有用户使用则系统自动销毁。

  IFactoryClass是类工厂,用来创建对象的。

  IDispatch是兼容其他语言像VB,Dephi,basic。

  COM他是怎么实现的呢?我认为不是很难。像我们编游戏一样。比如编挖雷游戏,就是让地雷随机分布,再在旁边添上数字。玩游戏的人就要根据这个数字来计算是否地雷。我想:编com内核的就跟编游戏差不多。我们用com编程是跟玩游戏一样,有一些东西是不可知得,微软没有完全公开。游戏在无聊的时候可以玩一玩,找点乐趣。我想象一下,com是怎么实现的。Com应是一个DLL,动态加载的。在注册表里有一个全球唯一的GUID。调用时就用这个GUID去查找,加载相应的DLL。统计用户数,如果引用计数为0,就自动把它销毁。IFactoryClass接口就是通过注册表里的guid创建进程。包括远端的。

  Com是一种编程思想,不是一种技术,要形成自己的一种编程思想。我想com底层没什么东西。编写COM内核比在COM的基础上做应用我认为要容易,是两种不同的概念。再比如说五笔输入法,我们在用五笔时,要背字根,怎么去拆字。相信初学五笔打字的,是很辛苦的。但是编一个五笔输入法应是很简单的,就是检索字库。接受新的东西,首先要理解它的思想,在什么情况下提出来的。

  DirectShow也是一种思想,把解码器封装了,提模块组件化,把一个个Filter封装成对象,有

  Source Filter,

  Transform Filter,

  Rendering Filter.

  三种类型的Filter。

  各个Filter通过CPin类把Filter连接起来。就好像硬件一样,把软件做成一个一个的硬件,再把他们通过引脚连起来。行成一个链。Source Filter从一个媒体文件分析是什么类型,是音频还是视频,Transform Filter把数据接收过来,再通过引脚发给Rendering Filter,Rendering Filter根据类型。音频,视频,调用相应的解码器,显示。微软的解码器居然加了这么多的东西。你直接把解码器的接口让人们调用不就可以了。这个软件将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样了,真的很可怕。

  我认为运行效率不是很高,当然我没有测试过。只是感觉比较庞大,调用的东西很多,所以感觉运行效率不高。只是他是微软的东西,可以和操作系统很好的结合运行。微软是帝国时代的帝国公司,可以把你带进魔鬼洞。

  有很多优秀的软件,死于手下。微软要把软件带向何方,就因为OS的优势,比别人起步的要早一点。一些应用程序大部分是在windows OS平台运行,要依赖于OS。但是OS也要在硬件上运行,也要依赖于硬件,不如让微软自己做CPU去。

  进程是怎么编的,他是一个进程调度算法,按照调度算法,把占用CPU的时间片分配给进程。

  只有去思考底层的东西,中国的软件才有希望。

  写代码的是泥工,只有系统架构师才是灵魂。做项目就像做大厦一样,代码写得再好,再漂亮,也只是一个泥工。

  经历篇

  我是乡下人,乡下农村人不读书都要学一门手艺谋生,将来好养家糊口。比如木工,泥工,篾匠,船匠(以前是做木船,现在是做铁船),我学的是木匠,帮人做家具,头三年是学徒,没工资,只管饭,不给钱,“三年徒弟三年奴隶”。

  我妈帮我找了一位师父,是我们附近村里人。“严师出高徒”,师父很严厉。我们那时是做包工,就是东家把家具包给师父多少钱,不管饭。吃饭自己解决。有的东家有地方弄饭,有的没有地方弄饭,只有吃饭堂。那时一顿能吃八两米饭。

  第一次跟师父到南昌做家具,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。每天要做到晚上十点之后,到午夜2点是很平常,师父白天睡觉,晚上陪着你做事。到了收工的时候,那里顾上洗澡,扔下工具,铺张三合板倒头就睡。早上7点起床,把饭做好,叫师父起床吃饭。师父白天很少做事,不是出去,就是睡觉,晚上就陪你做到1,2点。

  有一次,师父来了客人,叫我弄菜,满满一桌,他们吃完了,再叫我吃。傻了,看到碗底了。

  徒弟做错了事师父木料都打断,打得不敢做声,眼泪横飞,过会徒弟擦干眼泪,继续干活。吃饭时还要给师父端饭。我比其他的徒弟要好一点,没有打过我, 可能师父看我长相好一点,不像那种喜欢让人打的人。

  那时候不想做,太苦了,跟我妈讲我受不了,我妈就说,年少要吃苦,三年出师了,你也可以带徒弟,也可以让徒弟为你做事,给你端水端饭的。

  第一个师父没跟多久,可能只有一,两个月,偷偷的跑了。走之前我跟师父说:“师父!我受不了,让我回家吧!”,

  师父说:“你要回去,叫你妈妈把你在这里吃的饭钱给我!”

  我说:“我在这里做事饭钱还要我给。”

  “你不能走,你妈妈把你交给我了,我要把你交给你妈妈。”

  “还不赶快去做事!年轻人不吃苦怎么行呢!我以前学徒,也是这样!”

  第二天我趁师父出门,我就带了我的行李,一身衣服加身上穿的衣服。就跑到南昌汽车站了,上了到我哥哥那里的汽车。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看到师父找了过来。因为我不是回家,他以为我上的是回家的车。如果让师父抓到,会狠打一顿。

  以后我妈又给我找了一个师父,也在南昌做,从八月中秋一直做到过年,还好没跑。做木工的都是这样,每天都要做到很晚,都是一样,很苦。冬天,我的一位师兄,一条内裤可以穿一个月不换。到了过年,师父给我好像是40块钱,回家的路费是20元。那是我的第一笔收入。

  我记得在南昌中医学院做家具。东家是一位眼科大夫,那时三十岁左右,没结婚。她问我高中有没有读,吃午饭英语怎么讲。每次上她家拿胶水,钉子之类的东西,她都给我一些糖果吃。过几年我眼痛,找过她,听说她到厦门去了。

  小时候可能5,6岁的时候,我们村里来了一个杂技团,那时经常有杂技团来我们村。他有一对双胞女儿可能15,16岁,她妈妈好像死了。两个人一模一样,衣服也是一样的。都是一对超屁股的长辫子。她爸爸教他们训练,我看到他爸爸在骂她,她们二个在哭。我就站在她的后面。

  在我的一生中,有些东西是不可磨灭的。

  过了年之后,师父也没做木工了,我哥就再帮我找了一个师父,跟师父有点亲戚关系,在景德镇做家具,自己做自己卖,就做菜柜,书柜之类的东西。做木工每晚都要加班,都是一样的。

  货做好了以后,清早4点起来,弄到市场上去卖。从景德镇的河西走到吕蒙,到焦化煤气厂,再到发电厂,赶早市,菜市场买菜的人多,好卖一点。有一次站在那里靠着菜柜就睡着了,让师父看到了。还好师父没怎么骂,因为是亲戚缘故。

  再以后,就到南昌了,跟人家做下手,一个月30元,1块钱一天。在江铃(江西五十铃)做。江铃的职工都很友善。有一位东家看到我冷,没衣服穿,给了我一件毛衣,毛衣现在还在。

  在南昌杨子洲,帮人家做过户工,户工就是东家给师父多少钱一天,包吃,还有一天一包香烟。那才活得像人样,每顿都是大鱼大肉,还有酒喝。包工是整个家具做完多少钱,不包吃,东家什么都不管的。做包工师父买菜就买一麻袋的包菜,天天吃包菜。还要加班,做户工不用加班,天黑就收工。

  到过武宁山区一个小镇,跟我叔叔帮人做木船,那里是山区,景色真棒,湖光山色。那里的人也不错,对我们手艺人还算客气,在南昌手艺人不是人。

  那时候在南昌挑着工具,有据,斧,很多。走在大街上,像老鼠一样。乘公交,有的司机不让你上,上车后,担心锯子会划破人家的衣服。也有人故意说划破他的衣服人家敲榨你。在东家家里做事,和东家相比感觉是二个世界的人。有的东家是乡下出身,晚上会弄点面条吃,当宵夜。

  以后我自己单独做,自己接业务。第一家在江铃,东家请我帮他铺地板,做一个阁楼。

  地板铺好了,东家说:“这个地板咯咯叫“。

  我说“你是旧板子,有很多是松木”。

  “杉木就好一点不会叫了!”。

  还好工资给了。

  在乡下,人们常说,越善越欺,我就是那种让人欺的人,打又打不过人家,骂又骂不过人家。简直一无是处。乡下人动不动打架,有时为了一元钱打架,甚至打出人命来。虽然我是乡下人,但是我的本性,从来没变。传自我爸爸。

  我们村里,男丁在外做手艺工赚钱,年老的和妇女在家种田带小孩。我隔壁他儿子在外打工,年头出去年尾回家,在外面没有赚到钱,包工头不给钱跑了,回到家,他老爸一把把他的行李丢到门外。

  暴跳如雷:“蠢货,人家不给钱也做。”

  “老婆孩子要饿死!”

  他儿子坐在门槛上哭。

  95年的时候到了深圳,经亲戚的介绍进了一家五金厂做清洗工作。

  做清洗工就是把五金零部件放在天那水中把油冲洗干净,再放进烤箱烤干。每天加班到十点,有时到12点也有。一周的周日晚上不用加班,比我做木工砍斧头轻松多了。当时每月工资400多一点,没超过500元。做了一年也赚了2000-3000元。

  那时候感觉电脑很神秘,敲二下,屏幕上就有字了,还能打印。当时很想去学一门技术,希望工资高一点,生活条件能好一点。在厂里做了一年,蒙蒙懂懂的就辞工回去了。

  报名时(自考大专)问我高中有没有毕业,我说毕业了,学校规定只有高中毕业才可以接受,但也没要求我提供高中毕业证。学了二年,96年9月进去,98年4月出来。想不到出来这么多年,经历这么多的事情,还能背着个书包走进校门。

  在校期间死啃书本,计算机原理,操作系统,汇编语言,电子线路,英语,计算机络,数据结构。计算机本科的课程我都看了,每晚都要到二点睡觉,因为我做木工也要做到二点,现在是坐到二点,以前是要做事到二点。开学的前1,2个月,很吃力,因为我只有初中毕业,高中读了半年。上高等数学,我记得老师在黑板上写3的阶乘(3!),我以为是31,1下面的一点是老师的写字习惯。翻一翻高中的课本,才知道。

  高中的课程自学,基本上了解。上课不受什么影响。高等数学考试也能考70,80分在班上4,5名之内。我以前读书,从小学到初中,成绩都不错的,在一,二名之内。也许是怀念以前在学校很风光,成绩好,老师很喜欢我,同学都对我很好,才走进学校。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都不是。

  二年时间晃晃惶惶的过去了。98年4月份,到深圳找工作,满以为比以前找工作好找一点。难啊!普工都找不到。上人才市场,住十元店。以后没钱了没地方住了,就回家了,刚开始找不到工作,还可以回家,以后次数多了就不敢回家,人家会笑的,笑的无地自容。

  “你这个傻子,我就知道你有今天!”

  跟人家做木工,人家也不要了。只有一次一次的下深圳。那时候看到警察比抢劫的更可怕。我们同村人到深圳找工作,和我在一块,一不留神让保安给逮去了,抓到收容所了,过几天没人领,就运到汕头去了,以后是他姐夫到汕头把他领了出来。听他讲里面的情况。进去就要不能穿鞋,不能系皮带,很多人关在一块。跟看守所差不多。

  我幸运的是没有让警察给逮到。没有上收容所。从1998年4月出校门一直到2000年11月,近三年的时间到处流浪。

  有一次到深圳,出发前有点发烧,头晕。但是一上火车,出一身汗,头也不晕了,要思考到那里去睡,怎么找工作,没找到工作怎么办,要不要留回来的路费。找工作有时心情很坏,就买瓶酒来喝,喝的次数多了,就不再喝了,不如把买酒的钱买下顿饭吧!

  以前在艰苦的时候,很想有人能帮一把,我将刻骨铭心。就即使是妓女,乞丐,我也将拥入怀里。

  2000年11月,机会来了,找到了第一份工作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根稻草(大海里的一根稻草)。我在人才市场投了一份简历,简历上说我是98年本科毕业(不说本科毕业,面试的机会都没有,我没有办法,我要生存。那时我找不到工作我可能会夭折),到2000年有2年的工作经验,做VB,学过C语言,一家公司叫我去面试了,研发部门经理说招做VB,c语言的,还要做汇编。我说这方面我没接触过,你能出几个题目让我回去想想行吗?面试主管就给我2个题目。是关于中文字库方面的东西。

  我就到深圳图书馆去找这方面的书。看看不太了解。去问一个亲戚,他是做软件的,他说这个你做不了的,比较难,当时我就放弃了。再过半个月,我再打个去问那家公司,问公司招到人没有,他说没有。我说我对这方面很感兴趣,就再到公司,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你现在做的工作相近的东西,我带回去想想看看能不能做。经理就给了我2个编程的题目。真的感谢二位经理,从此我就上了程序员这条路。题目我还记得:

  1. 一个文本文件,把文本文件里的逗号,句号中文转为西文,缩小存贮空间。把回车符号换成其他的符号。

  2. 中文字库由pc机的排列方法转为单片机的排列方法。

  这二个问题,我就叫人帮我做了一下,慢慢看,能看的懂了。我就跑到公司,给经理看了。经理看了行,就那样上班了,他问我要多少工资,我说我要2200元/月。就那样上了,还是包吃住的。就是早上吃自己的,二房一厅的房二个人住一间。

  上班了以后,我接受东西很快,公司的C语言,VB只有我一个人做,没什么问题。学汇编语言很快,没什么问题。单片机整个代码,少说有100M的代码(汇编语言),我一个礼拜就能看得差不多,包括熟悉汇编语言的一些语句。我还没转正,就做项目负责人。老板直接把我拉到经理一层,参于每周经理例会(那时不知道是经理级会议,以为只是一般的会议。只是后来从公司出来后,想想参加会议的都是经理)。每次开会老板第一个问我碰到什么问题,每次都说我的观点是正确的。问我对公司有什么看法和意见。我们老板都是清华的研究生,每次老板都主动跟我打招呼,“吃饭了吗?”。记得上班的路上,我走在前面很远,老板就在我后面喊住我,跟我说:

  “你对公司有什么看法,有什么意见,工资方面,福利方面,尽管提!”

  之后公司给我加了400元,是2600元/月,还是包吃住的。

  现在想起非常感动。只是那时不懂事,也是第一次上班,走进办公室,那时以为自己很牛了。如果你是乡下出来的,跟乡下的民工说话,交流一下,你就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。我们村里在我之前没有一个大学生,能够看到一个本科生是一种荣耀。那时候看到他们都是名牌大学出来的,跟他们在一块上班,共事,有一点飘飘的感觉。以为自己很强了,很轻浮,不能自律。现在想起来,非常惭愧。只有我们老板才可以做出品牌来。

  在公司出来之后,就找了一份工,是用VB做工厂管理软件,我的简历上写的是VC,他看到我写的是VC就叫我上班,问我要多少工资,我说要3500,本来我说的是转正的工资,他问我是试用的工资吗,公司的规定试用的工资是转正的工资的70%。一个月转正。结果一个月后转正给了我5000的工资。运气怎么这么好。

  做了4个月, vb比较简单,也不想做了。我就跟主管说当时我进公司时说的是做vc的,我想去做vc,经理说以后公司服务器模块要用vc做,暂时是用vb做。近段时间是不会做VC的。

  我每次从一家公司出来我都自己问自己会不会后悔,因为我不是正规学历,找工作和正规学历的有所不同。但都是很干脆——不后悔,我在那么艰苦的日子我都能找到工作,更何况现在有经验做过一段时间,有点自信。那是2001年快过年了,就回家过年了。

  过年后到深圳找工作,工作是找到了,做单片机,以及用vc做一些二次开发,这正是我所希望得。当时面试时,老板,研发部,人事部都在,问我一些专业性的问题。再看我的毕业证,我看到他们几个人在拿我的证件讨论很久,第二天叫我去报到,居然他还要我。很可惜体检不过关,肺部有问题,肺结核,当时没有疾病的意识,不知道什么问题。加上深圳的医疗费太贵,只有回家治疗。

  治疗最少要吃6个月的药。那时身体体质不好,加上失眠,失眠可能是以前在外面流浪,居无定所所至。上班以后经常失眠。有时只睡2个小时,有时彻夜不眠,非常痛苦。以前是没饭吃,现在是没觉睡。我从2003年3月开始,到现在有3年的时间,坚持每天晚上跑步,慢跑,跑三四十分钟。现在基本上好了,晚上能睡6,7个小时。跑步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也许要跑60年。

  因为失眠对治疗的时间要长一点,在家呆了一年的时间,打工赚的钱差不多花光了。

  到了2003年,过了年就出来,那时出来找工作就没有以前那么好运,从3月份出来,找了5个多月工作。刚出来就碰到SARS,真是倒霉,不敢随便在外面走动,还要戴个口罩,期间也上了二次班,一次是说我的证件不行,在人才市场查验不过关。上了几天班走了。二次是说我的经验不够,对VC不太熟。上了几天班走人了。再到8月份才找到了华为的外包公司。我可是通过层层考试进去的,外包公司的笔试,面试。再通过华为的笔试,面试。当时有十多个人参加华为面试,有一半通过,一半未过,我很幸运通过了。

  Email:hpwang_2003@

  2006年4月22日星期六于深圳

热菜
NBA
社会